服务电话
客户案例

并未通知抵押权人即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10-30 16:41

  在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实体经济经营状况依然十分严峻,各种违约事件随时发生,抵押财产被司法机关查封的情况日趋增多。但从日常检查情况来看,信贷人员对这一问题并未引起足够重视,存在不查询抵押物状态就发放贷款的情况,隐藏着巨大的风险隐患。为此,笔者结合相关案例对这一问题作一全面分析,以供大家参考。

  2011年5月5日,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以下简称浦发银行温州分行)与温州市磊泰革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磊泰公司)签订了《房地产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约定以磊泰公司提供的厂房作抵押为浦发银行温州分行与磊泰公司在2011年5月5日至2016年5月5日的期限内签署的一系列主合同提供担保,担保债权最高额为5000万元,并办理了以浦发银行温州分行为抵押权人的抵押登记。

  2011年9月27日,浦发银行温州分行与磊泰公司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贷款金额250万元,期限1年,即2011年9月27日至2012年9月27日。浦发银行温州分行按合同约定在2011年9月27日依约放款,贷款到期后磊泰公司未能按时偿还贷款本息。

  磊泰公司提供的抵押房产已于2011年5月9日办理房屋所有权抵押登记,于2011年5月10日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2011年7月29日,上述抵押房产被太仓市人民法院查封。

  因磊泰公司最终未按约定偿还融资本息,浦发银行温州分行于2012年7月5日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磊泰公司归还本息,并对抵押厂房享有优先受偿权。

  该案主要争议焦点为浦发银行温州分行对抵押厂房被太仓市人民法院查封后发生的债权,是否可以就抵押厂房享有优先受偿权。本案经过了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三级法院一致认为,本案抵押的房产于2011年7月29日被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查封,那么该抵押物担保的债权应为该抵押物被查封之前的债权,不包括抵押物被查封之后而形成的债权,故浦发银行温州分行对抵押物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2013年4月25日,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以下简称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与青岛劲时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时通公司)签订《授信额度协议》,约定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向劲时通公司提供贸易融资额度2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由浙江安吉竹艺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吉竹艺公司)提供最高额抵押。同日,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与安吉竹艺公司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同年4月27日,双方按照约定办理了抵押登记。自2013年11月29日至2014年1月27日,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为劲时通公司办理多笔进口信用证押汇及远期信用证承兑业务金额总计1669248美元。后劲时通公司未能按约定期限偿还押汇款项。

  2013年8月5日,浙江省安吉县人民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查封了包括该案中安吉竹艺公司提供的抵押房产。

  因劲时通公司最终未按约定偿还融资本息,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于2014年3月14日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劲时通公司公司归还本息,并请求对安吉竹艺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该案主要争议焦点是在涉案抵押物被查封后,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为劲时通公司办理多笔进口信用证押汇及远期信用证承兑业务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经审理,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致认为,浙江省安吉县人民法院在查封本案所涉的抵押房屋后,并未通知抵押权人即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且安吉竹艺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对查封事实应当是知晓的,裁定中国银行青岛开发区支行对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上述两则案例均有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和终审判决,但结果刚好相反,案例一根据物权法的规定,认为抵押物担保的债权应为该抵押物被查封之前的债权,不包括抵押物被查封之后而形成的债权。案例二则认为查封后未通知抵押权人,抵押权人对抵押物被查封之后而形成的债权仍享有优先受偿权。现对这一问题分析如下:

  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二百零六条规定了最高额抵押权人的债权确定的情形,其中第四项情形为“抵押财产被查封、扣押”。该规定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一条规定的“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范围,不包括抵押物因财产保全或者执行程序被查封后……的债权”基本一致,两者只是表述略有不同。

  根据上述规定,最高额抵押债权在财产被查封、扣押后即确定,意味着确定债权的时间节点与查封、扣押的时间一致,除此以外物权法和担保法解释未规定任何例外情形。

  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以下简称查封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查封、扣押被执行人设定最高额抵押权的抵押物的,应当通知抵押权人。抵押权人受抵押担保的债权数额自收到人民法院通知时起不再增加。”“人民法院虽然没有通知抵押权人,但有证据证明抵押权人知道查封、扣押事实的,受抵押担保的债权数额从其知道该事实时起不再增加。”

  查封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与前述物权法第二百零六条第四项、担保法解释第八十一条的规定不一致。根据查封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最高额抵押债权确定的时间标准有两点:一是抵押权人收到人民法院通知之时;二是抵押权人知道查封、扣押事实之时。该规定显然与物权法、担保法解释的规定存在冲突,导致司法实务中当事人、法院对此问题存在较大争议。

  观点一,应按物权法规定,查封、扣押后最高额抵押债权即确定,即上述案例一法院所持的观点。

  观点二,应当继续适用《查封规定》,法院查封抵押物后未通知抵押权人的,抵押权人不知晓抵押物被查封、扣押而继续发放贷款,享有抵押权,即上述案例二法院所持的观点。

  无论从法理还是从银行审慎经营的角度分析,笔者认为银行作为抵押权人应严格按观点一来规范我们的信贷行为,理由主要有:

  一是银行有审慎的调查义务。既然物权法中关于查封导致债权确定的规则非常明确,那么银行作为最高额抵押权人对此应当有所预期,其有义务审查抵押物的状况。在最高额抵押财产为不动产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登记机关的查封登记具有公示性,银行只要尽到审慎的义务,就可以知道被查封的事实。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如果抵押财产由借款人提供的,抵押物被法院等司法机关查封,一定存在着经济纠纷案件,对银行融资存在着风险。

  如案例一中温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商业银行法第三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商业银行贷款,应当对借款人的借款用途、偿还能力、还款方式等情况进行严格审查。”本案属于流动资金贷款,浦发银行温州分行未履行严格审查义务,在磊泰公司有经济纠纷案件,且抵押房产被法院查封的情况下,仍于2011年9月27日向磊泰公司发放250万元贷款,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浦发银行温州分行自行承担。

  二是在法律效力上应适用物权法的规定。一方面,物权法属于基本法律,查封规定仅仅是司法解释,前者的效力显然高于后者;另一方面物权法颁布时间晚于查封规定,新法应当优先于旧法。有法院认为,物权法规定的是实体问题,比较笼统,查封规定属于程序性规定,是对物权法、担保法解释的细化,所以应当适用。对此笔者认为,从表面上看查封规定属于程序性规定,但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并不仅仅是程序性规定,而是直接涉及到最高额债权数额的确定问题,而这个问题显然是实体问题。如果查封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是合理的,那么理应被物权法所吸收,从立法技术角度考虑,物权法“抵押财产被查封、扣押”的条文表述就应当修改为“抵押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抵押财产被查封、扣押”,但现实是并没有吸收。因此,当两者出现冲突时,从法律效力上看,应当适用物权法的规定。

  如案例一中温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物权法的法律效力高于查封规定,且颁布时间晚于查封规定,根据物权法定原则,本案应适用物权法规定。

  目前在抵押财产被查封后银行新增授信,各地法院既然存在着上述两种截然相反的裁判观点,笔者认为银行应注意以下问题,以避免诉累。

  (一)新增授信时要认真做好抵押物的核查工作。为避免抵押物被查封后银行发放的贷款(含各类授信业务)丧失抵押权,总行管理部门应在制度中明确规定,要求信贷人员在发放贷款前应当履行尽职调查义务,认真做好抵押物的核查工作,并保留相应证据。在确定抵押物未被查封、扣押的情况下才能发放贷款。实际操作中,从银行信贷人员调查抵押物状态到贷款实际发放有一个时间差,在这个时间段内新增的授信,如抵押物被查封银行是否仍享有最高额抵押担保,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为此,笔者认为调查抵押物状态后应尽快完成放贷手续,当天完成有困难的,在第二天务必完成。若在这段时间内出现抵押物被查封的情况,银行应及时就自己的善意无过失向法院举证,争取法院的支持。

  (二)查封后利息是否仍属于担保范围。借款本金必然产生利息甚至逾期利息,只要是根据抵押财产被查封、扣押之前的主合同产生或计算的利息或逾期利息,都应在最高额抵押担保范围之内享有抵押权,否则无法达到设立最高额抵押的目的,而且对于最高额抵押权人亦不公平。但是,如果银行在财产被查封、扣押之后与借款人协议提高利率,则增加部分的利息或逾期利息不应纳入最高额抵押担保范围。

  (三)财产被查封后至解除查封期间,所设定的债权是否享有最高额抵押担保。对这一问题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虽然支持期间发放的贷款享有最高额抵押担保的案例〔公报案例(2016)浙10民终889号〕,但案例中债权行发放新增贷款时不明知该查封存在,是抵押权存在的前提。在实务中如适逢此类型案件诉讼,银行可将公报案例提交法院说服法官维护以银行权益。但是在发放贷款时,仍应坚持抵押物被查封情形出现时不得新增授信,不建议依赖公报案例的观点进行操作。(浙江临安农商银行蘧美达)

  

上一篇:“我没有其他选择       下一篇:于伟国唐登杰到福州大学调研 加快建设“双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