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律所公告

上海律师协会副会长公布了一个信息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11-30 17:16

  汇丰银行近日对外宣布,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去年达到近60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五大资本输出国;而且有迹象表明,这个数字可能会在今后3到5年内翻番。

  美国亚洲协会也发表报告称,中国海外直接投资正处在一轮指数级飙升的起点,到2020年,中国企业将在世界各地积累1万亿至两万亿美元资产。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11月2日表示,“一带一路”经贸合作取得明显成效,前三季度中国与沿线%。截至目前,中国企业在沿线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入区企业达3412家。一批重大合作项目正在加快实施。

  以上数据表明,涉外法律服务工作举足轻重,通晓国际经济惯例和游戏规则的涉外法律人才将更加亟需。

  中国对外投资加大,涉外法律业务激增。我国已连续21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全球约有1/3的调查针对中国。仅2016年,中国产品遭遇来自27个国家的贸易救济调查119起,涉案金额143亿美元,案件数量和金额分别增长36.8%和76%。

  然而,涉外律师人才短缺。据司法部统计,目前30万中国律师中,真正能够熟练从事国际法律服务业务的,全国约3000人,占整个律师队伍的1%。以上海市为例,截止2015年,从事涉外法律服务业务的律师事务所194家,占全市律师事务所总数的14.7%。全市仅有14家律师事务所在境外开设分支机构,包括香港、澳大利亚、美国、日本、法国、西班牙等地。

  中国对外投资金额提高且涉外法律业务增大与涉外律师人才缺口巨大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

  中国的律师“走出去”面临很多障碍和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欠缺法律英语应用能力。英语是全球通用语,法律英语理所当然就成为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涉外法律服务的工作语言。中国律师不仅要具备丰富的涉外法律知识,而且要具有法律英语的应用能力。“精通外语”、“掌握流利的外语”这样的说法都是不了解涉外法律英语的内涵而对其模糊认识的结果,不利于涉外律师人才培养和专业能力提升。

  “法律英语”是以普通英语为基础,在立法、司法及其它与法律相关的活动中形成和使用的具有法律专业特点的语言,是表述法律科学概念以及从事诉讼或非诉讼法律事务时所使用的英语。

  法律英语既有英语语言的成分,又有法律知识的成分,涵盖了英语语言和法律知识两大部分。但是,“英语语言”+“法律知识”不等于“法律英语”,即:英语+法律≠法律英语。

  法律英语从语言的角度来分析,既有普通英语的语言成分,又有法律专业表述的语言成分。然而,法律英语的学习是不可以这样简单拆分的,很难将法律英语划分为普通英语部分和法律专业语言两部分进行学习,而是要把法律英语作为一个系统的整体来学习。

  中级阶段重点解决“为什么”的问题,即探究英美法律背后的法律文化,比如:为什么普通法系采用“对抗制(the adversarial system)”,而欧洲国家普遍采用“纠问制(inquisitorial system)”呢?这一阶段是在解决法律英语学习者语言能力的基础上进行的深层次法理学上的探究。

  高级阶段的学习重点是理论联系实践的应用阶段,因为法律英语学者已经具有丰富的用英语表述的法律知识,具备独立阅读和分析法律英语文本的语言能力,能独立进行涉外法律活动的实践能力。

  总之,法律英语的学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同阶段的学习方法有一定的差异。初级阶段,以听、说、读、写、译等基本技能的训练为主,通过法律英语基础知识的教学掌握基本的法律术语、句法结构、文书写作、文本翻译技巧等,学习方法和普通英语的学习方法接近。中级阶段,以法律英语阅读为主,扩大英美法律知识,继续加强听、说、读、写、译能力的训练并更加注重实践环节的教学。高级阶段,以培养法律英语实践能力为主,采用模拟法庭、涉外律所实践等方式锻炼学习者应用法律英语从事涉外法律服务的能力。

  掌握法律英语就等于获得了通向国际化发展平台的金钥匙。学习法律英语达到了“一石二鸟”的效果:不仅获得了涉外法律知识,而且掌握了承载法律知识的外语;不仅解决了日常生活对外语的需要,而且能够应用法律英语从事涉外法律服务。单纯学习普通英语,是完全无法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的。

  从收入水平来看,精通法律英语的涉外律师进入外资所担任非诉律师,其收入远高于在一般律所担任诉讼律师。涉外非诉所赚的钱远远高于一般的内资所。2011年前后,上海律师协会副会长公布了一个信息,全上海近7000名律师,一年创收26亿人民币;而全上海的外资所一共才几百人,创收就超过了26亿,具体数字不详。由此可见,涉外所人均创收的确可说得上是天文数字。

  一般的涉外律师收入是在几十万到一百万之间,稍好一点的可以超过一百万,更好的可以拿到几百万。相比之下,在我国,大量的诉讼律师还在为自己的案源奔走,为自己的吃饭问题犯愁。这一显著差异从下表中涉外律师与国内律师收入的对比即可一目了然。

  砥砺前行,不忘初心!历史上的今天:1982年,首次提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概念

  本图文来源于涉外法律语言与人才培养研究中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意见,please follow WeChat “宏景USBAR”并留言。

上一篇:爆料人“花总丢了金箍棒”又晒出了某酒店集团       下一篇:在现有信用信息系统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