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律所新闻

党琳山是何等的考虑成熟与态度决绝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11-29 15:43

  致送说明:今天下午1时许,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杨金柱律师高调宣布“经通过合法渠道,认真阅览了杭州保姆案的侦查案卷材料,并仔细审查了党琳山律师的阅卷笔录、证据分析意见、辩护思路和辩护要点后,决定一、将去司法部,当面向律师司周院生,邱征副司长、杨向斌副司长汇报杭州保姆案相关案卷中的核心证据和党琳山律师的相关辩护情况;二、将要求面见主管律师工作的副部长熊选国,建议司法部、全国律协指令广东省司法厅、广东省律师协会中止对党律师的立案调查;三、接受莫家的委托,担任莫家的专项法律顾问,为党琳山律师提供技术支持”。鉴于杨金柱被内蒙包头方面法院投诉威胁法院法官、被湖南邵阳中院投诉咆哮法庭正在被立案调查的身份;鉴于说到恶意炒作案件,杨金柱如是师傅,党琳山就只是个刚入门的徒弟的情况;鉴于致送人是党琳山“无正当理由擅自退庭案”的唯一实名举报人,致送人认为,撇开杨金柱此举是否是其一贯以来的借公共焦点案件“打酱油”炒作自己不谈(到今天为止,人们并没有接收到莫家或党律师对杨金柱宣称的认可;到今天为止,人们并没有看到党琳山被杭州中院取消的辩护人资格得以恢复),杨金柱此举至少是名为帮助党琳山,实为为自己前述两案“脱罪”的另类反戈。因为只要党琳山受罚,杨金柱必然难辞其咎,“罪”加一等。据此,在广大律师同行抱着不愿意得罪人的心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时,致送人作为本案的举报人,为了阻却杨金柱这一“逃罪”目的,并使效法杨金柱恶意炒作案件者得到应有的惩罚,特向广东省司法厅致送并报送中国国家司法部、湖南省司法厅此《党琳山律师行政处罚案之法律意见书》,并予以公开。

  1、《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和第五十三条规定:律师代理参与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无正当理由,拒不按照人民法院通知出庭参与诉讼,或者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属于不遵守法庭、仲裁庭纪律和监管场所规定、行政处理规则,妨碍、干扰诉讼、仲裁或者行政处理活动正常进行的行为,应依照《律师法》第四十九条相关规定予以行政处罚。

  2、《律师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律师有扰乱法庭、仲裁庭秩序,干扰诉讼、仲裁活动的正常进行行为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1日庭审当天《关于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庭审情况》的通报:当日9时,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第二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庭审开始后,审判长依法询问被告人、辩护人是否申请回避,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人党琳山律师以要求指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外的法院异地管辖为由,要求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停止审理本案。审判长依法告知辩护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随后,辩护人党琳山律师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审判长遂依法决定休庭。党琳山是在法律有明文规定审判法院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因其异地管辖申请不被允许后擅自退庭的。

  2、据党琳山自己事前事后向媒体公开的陈述,其确认其是因杭州中院不指令公诉机关提交《火灾事故情况报告》、不批准其申请38名消防员出庭作证、不等待其向最高院申请异地管辖答复坚持要开庭,而认为杭州中院的审理是违法的情况下,按照事先的计划决定退庭抗议的。

  3、党琳山罢庭事件,在中国民间与法律界引起了极大的舆论波澜,据说还惊动了外媒。这场风波不仅成功地把案件的焦点由保姆纵火烧死一个年轻妈妈与三个幼小孩子的穷凶极恶没有人性,转移到物业防火设施设备的缺陷与政府消防救助不及时和专业的缺失;还相当程度上误导了一部分不具备专业法律知识的普通民众的情绪性宣泄,使依法秉公办理这起案件的杭州方面公检法等部门蒙受了巨大的社会压力和舆论谴责;最可怕的是这起事件在一些不具有专业法律素养与不能客观理性冷静看待问题的律师中,产生了一种严重的与法院、法官的对抗情绪,对法治中国所需要的法律共同体建设形成了巨大的破坏。

  1、撇开党琳山有权申请提交所谓关键证据与关键证人出庭,依据现行《刑事诉讼法》其亦无权强迫合议庭接受不谈,归根结底,党琳山扰乱法庭秩序,恣意退庭的导火索是其要求法庭押后开庭,待其向最高院递交的异地管辖申请有答复后再行开庭。且不说,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并没有明确赋予辩护人案件管辖权异议的权利;就算是如一些专家的理解,有权,这项权利也应该在庭前会议前提出。有据可考的是,庭前会议时,党琳山并没有提出这一要求。再退一步,即使是之后党琳山还是有权提出,中国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列明这样的情况最高人民法院必须予以答复。党琳山以此答复为由头,要求杭州中院先行中止审理待答复后另行开庭,否则“我就退庭,让你庭都开不成”,无异于是绑架案件要挟杭州中院必须听他的,要求最高院必须答复。试想,如果其这一目的达成,是不是说如果最高院不答复这个案件就可以无限期的拖下去?是不是最高院的答复其不满意了,其还可以继续要求并强迫全国人大释法?试想,不管依法不依法,如果律师说怎样就得怎样,那国家公检法司系统的设立还有什么意义?

  2、一事一理,一理一审,从来就是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杭州保姆放火罪这个刑事案件,只要把这个罪名成立的四个构成要件,包括点火是故意还是过失的犯意,火起后案犯有没有积极灭火的犯罪中止,火势无法控制后案犯主观上有无救助受害人避免损失扩大的行为,这把火最后造成的犯罪后果是什么,等等,审清楚就可以了。就本案而言,在苦主对被告人莫焕晶极是仁慈恩惠的大背景下,被告人因赌博欠债想借钱而点火,见势不妙自己先逃之夭夭,置一个母亲与三个小孩的生死与不顾,最后致四人死亡数千万元财产损失,等等与放火罪紧密相关的主客观要件,已经被在案证据所固定。在此情况下,这场审理不过是通过法律程序让被告人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十恶不赦,一死不足以赎其身;不过是教育最广大的民众要有人性讲道德守法律,知道违法犯罪必受严惩而已。

  而党琳山横空以物业管理缺陷、消防救助缺失为由,强要将这两方面涉及民事或行政法律、即便存在也应由受害人家属或政府安全生产管理部门提起诉讼或调查的内容,并入刑事案件中进行一并审理,并冠以“不审就是违法”的正义外衣。表面看去,其是为追求所谓的案件真相,是“为推动物业管理更安全完善与消防救火更及时得力”,骨子里不过就是偷梁换柱,转移焦点,企图转嫁责任以减轻被告人罪恶,达到保命扬名的目的。本来嘛,律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作为辩护人为被告人减罪也是职业所系,也在情理之中,但关键问题是要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如果党琳山在本案中的观点可以成立,且不说这个观点无异于是强奸妓女无罪论、性感导致强奸罪轻论、故意伤害致死或故意杀人是医院救治不利论的翻版,仅就刑事的、民事的、行政的,所有与这个火灾有客观世界牵连的因素,甚至包括受害人是否睡得太沉、逃命是否动作迟缓,苦主家房屋装修是不是太过豪华易燃、装修材料是否符合家装的防火要求,开发商的房屋结构设计是否合理,邻居报警、救火是否主动积极,等等,等等,都混杂在一个放火罪的刑事审判庭中审理,是否可以审得清楚、审出结果就令人不敢想像;仅就把这些个涉案单位和个人的行为,放入刑事案件审理,却不需要把他们列为被告人出庭,这样的缺席审理就要多么荒唐有多么荒唐。

  3、党琳山虽年纪不大,但据网络可考资料做律师也是有些年了,何况他自己还一直标榜是个认真负责的律师,他没有理由不懂前面那两点。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天这个罢庭事情的仍然发生呢?据致送人自己的理解与判断,结合网络上有识之法律人的意见,致送人认为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因素:

  其一,从律师执业大环境上讲,近年来,在司法腐败、枉法裁判不绝于耳的当下,以杨金柱律师等为龙头的所谓“死磕律师”,每每抓住社会焦点案件进行闹腾式的炒作,名为维护国家法治,实了个人吸金吸粉,虽然这两年这些人也每每遭到压制与受到处罚,但其中最高调如杨金柱等却是由此炒作赚得钵满盆满且拥趸者众。这是一种最恶劣的表率与示范作用,它使如党琳山等因中毒太深效仿并铤而走险,企求借助炒作而引发的舆论汹汹,为自己增加出镜率与曝光度,并希冀“一战成名天下知,秒速赛车下注平台从此白花花银子滚滚来”(杨金柱语录)。这个判断,从今天杨金柱免费给党琳山当顾问,并宣称要亲临司法部、全国律师协会为党琳山“喊冤”,可以证实他们原本就属于一个小团体;这个判断,从案发前世人几个知有党琳山,今天党琳山天下又有谁不知,且已经有相当多的律师同行说“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只要律师证不被吊销,党律师从此就是如杨金柱般的大律师,大把大把挣钱了”,可以得到证实。

  其二,由杭州保姆案个案来论,只要是一个心智力健全、没有不良动机并粗通中国刑事法律的人,没有人会怀疑这个案件的审理结果保姆被判死刑立即执行。那就是说,依照常识,这个案件的辩护律师并没有有效的可以为被告人保命的辩护空间。但客观上,这个案件又是影响巨大、举国关注的焦点案件,任何一个律师,特别是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律师,遇见这样案子都是其执业生涯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所谓一战成名,前提就是要遇见这样的大案要案。党琳山并不傻,他岂能不知。一边是必死无疑,一边是千年难遇,只有备受质疑的物业缺陷与消防缺失是可以一用的救命稻草,于是先提关键证据、关键证人,在不被允许后再申请最高院异地管辖,不答应就罢庭进行舆论炒作,从党琳山事前事后接受媒体采访及发声,我们可见这一连串的策划、预谋与实施,一步步走来,党琳山是何等的考虑成熟与态度决绝。反正,莫焕晶必死无疑,不炒白不炒。反正,炒了不白炒,大则转移责任,救下被告人一命;小则借助舆论律师出名,横竖都没损失。要说党琳山唯一没有考虑周全的就是,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广东方面的律师协会与司法行政部门,即使在舆论不乏支持他的大前提下,仍然会这么的雷厉风行调查立案,自己会最高面临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处罚。

  党琳山效仿杨金柱“你不给我的当事人办理取保候审,我就跟你拚命”的“你不同意我异地审理,我就罢庭让你庭开不成”,致送人自第一时间作仪式性实名举报后,就一直希望党律师能够知耻而后勇,勇于认识错误承担责任,并通过主动与被告人解除委托关系,将此案的社会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程度,以换取司法行政机关的谅解以争取宽大处理。今天,在时隔半个多月后,传来由杨金柱这个以不清白之身为不清白之人提供技术支持并为其专程赴京“喊冤”事来看,如果属实,党琳山对自己的行为是不仅没有反省,反而是完全对抗的态度。由此,致送人就在想,这个案件,莫焕晶横竖都是个死,党琳山的所谓“自杀式辩护”,虽然不会对被告人的权益发生根本性的影响,但党琳山如果不因这个案件受到应有的处罚,而是如其前辈杨金柱所称“如果党律师当天配合杭州中院和谐开庭,一天把庭开完,那是中国律师的耻辱!党律师用自杀式的方式终止当天庭审,就整体而言,这一行为彰显了中国刑辩律师的勇气”,对其行政处罚“立案调查要中止”,党琳山逃出生天,从此扬名,那致送人真不敢想,在党琳山案之后的中国律师界还有没有正气,中国律师们还会不会踏实做事依法依规尽职尽责,中国律师又有几人是“党琳山”不守本分只知欺世盗名。

上一篇:再加上创业项目经营不善       下一篇:为律师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